首頁 > 專欄 > 正文

環境公司種出的瓜果是不是更夠味?

時間: 2020-05-14 09:41

來源: 中國水網

作者: 全新麗

五一後到辦公室,收到了中持綠色在山東肥城種出的甜瓜。

很正宗的山東博洋甜瓜,果肉清甜脆嫩,瓤像“蛋黃一樣”,甜香可吃。

吃起來也更安心似的,雖然我沒有親眼所見,但聽説過他們是用有機肥種出來的。

我想起大約在2018年10月份,在中持綠色李彩斌總經理的辦公室裏,聽他講的肥城故事。

當時他們是想做宣傳片,蓉蓉叫上了我。雖然宣傳片後來沒做,但是李總的話讓人印象很深。

01

環保領域以前也考慮過和農業的結合,比如污泥堆肥還田,有機廢棄物還田,都是零零星星的,而且大多數還不算是傳統意義上的環保公司。

環保行業,眾所周知是政策驅動性行業,政策催生出了產業主體,帶來了幾十年的沸騰發展。

以環境保護,水處理、固廢處理等為業務目標創立的環保公司(現在應該都叫環境公司了),思考上也形成了慣性:跟環保沾邊的事,上游一定要有政府政策、資金的支持,要邊界清晰,不然沒法幹。首先就給自己建好了圍牆,圍牆以外的事情,怎麼幹呢?有什麼政策?

農業就是環保圍牆以外的事情。

傅老師的《兩山經濟》裏有一些案例是環保+農業,中持許總以前也提到過環保不和農業結合起來,是沒辦法搞好的。

02

中持綠色在肥城是怎麼做的呢?

原動力還是跟政策有一定關係。但後來就走到了環保圍牆外。

2014年,清華大學環境學院王凱軍教授在山東發起了山東省“十、萬、億”燃氣項目倡議,即:以山東省內十個城市為基礎,每個城市輻射十個區縣,以生物質燃氣提純撬裝成套設施複製建設廢水、污泥、生活垃圾、畜禽糞便、秸稈等的厭氧沼氣精製生物質燃氣項目100個,達到年產生物質燃氣10億噸的目標。

“十、萬、億”項目推動了山東省在農村環保工作方面開展全省農村廢棄物三級網絡試點工作。

時任山東省環保廳廳長張波(現任生態環境部總工程師)指出,建設農村廢棄物的收集、轉化和應用三級網絡是開展農村廢棄物綜合治理的有效路徑,要堅持政府為主導、企業為主體、農民為根本、社會力量廣泛參與的工作思路,不斷提升農村環保工作的規模化、專業化、社會化水平,在農村建立起良性可持續的能源生態體系。

三級網絡形成了課題,由王凱軍老師負責。

肥城是當時三個三級網絡試點之一,每個試點有1500萬元的財政支持。

2015年10月,由山東一家環保公司中標。這家環保公司中標之後,還是覺得不妥,覺得看不清楚方向,自己也沒有農業技術積累,投資也有資金壓力。

這家公司在接觸中持綠色之後,就把項目轉給了中持。

03

2016年,二月二,龍抬頭這天,項目名義上開工了,設計、徵地……7月底真正開動,2018年6月底建成調試,開始進料。

當時已經有一些公司因為國家秸稈轉化為天然氣政策的出台,在做一些農村沼氣池方面的建設。作為環保公司,覺得看不懂,算不清,算來算去也要虧。李總説:為什麼別人能做,我們不能做?別人都是傻子嗎?

中持綠色之前就有過有機廢棄物製造有機肥方面的探索實踐,但是這條路並不好走。

有機肥行業比較混亂,坑人的事情很多。有些地方就是把污泥晾乾,裏面摻點東西就當有機肥了。

李總覺得,以前説要做農業的有機肥,都是坐在辦公室裏,講一些理論上的東西。現在有機會了,何不做個示範出來?

説做就做,他們成立了中持綠色農業公司,在項目周邊流轉了300畝土地。

公司裏學農的碩士,走上了田間地頭。

04

為什麼有這個底氣做呢?

有了這300畝地,項目上的沼液處理後就有了去處。沼渣的處理容易一些,固體的運輸半徑也遠一些。沼液還是比較難搞的。

項目本來是有處理廠(有機廢棄物處理設施)的,現在有了農業,有了景觀,成為一個生態區塊,一個生態綜合體。生態綜合體這個概念是許總提出來的,源自於污水處理廠概念廠四個追求之一的“環境友好”。

項目建設的目的是為了處理畜禽糞便、秸稈、果樹垃圾,可以説這都是污染物,但是經過加工之後的有機肥,能夠被市場化利用。

説起來是很美好的,一開始談起來有點艱難。

跟養殖户談,他們先問:你準備付多少錢?

跟政府領導談,他們説:不付錢估計你收不上來(畜禽糞便、秸稈)。

李總他們的策略是:擒賊先親王,先找大個的,先把產業裏的龍頭給牽住。

後面再加上環保監督到位,有機廢棄物無法再隨意傾倒,局面就扭轉了。

2018年7月,跟當地幾個養殖大户(養雞場、養牛場)首先簽約:第一年免費處理他們產生的畜禽糞便等。中持還是保留了將來收費的可能。

項目設施投料、運行後,這些養殖户不再像當初那樣排斥了。反而是,規模小的,中持還不樂意去收了。

因為是在試運行階段,不能天天去收運,如果哪天沒去,他們還質問:為什麼不來?必須天天來把廢棄物拉走。

也不是一帆風順。

車輛的輪胎被扎過兩次。

周邊也有搗蛋的。當初土地流轉時,他們要高價,中持就不要了。

等到項目建成了,原來每畝1000元的土地流轉價格,降到800,再降到500,中持還是不要。搗蛋鬼們就來搞破壞,報警抓進去蹲兩天,老實了。

後來,見到成效後,政府問:餐廚垃圾,你們要嗎?旱廁改造能不能拿走?中糧的糧食釀造、玉米加工基地產生的廢物,你能不能拿走?

這不就是環保公司最想要的嗎?

但如果一開始就説建一個廠,把這些東西給我們,那沒人搭理你。設施在這裏了,就有人就找你了。

編輯:趙凡

  • 微信
  • QQ
  • 騰訊微博
  • 新浪微博

網友評論 人蔘與 | 條評論

Copyright © 2000-2020 //092136.yleat.xyz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國水網 版權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