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專欄 > 正文

2020水業戰略論壇:斷面水質和進水濃度雙重壓力下的“十四五”之機會與風險

時間: 2020-07-07 10:11

來源: 中國水網

作者: 郭慧 顧春雨

一、水務行業基本面

image.png

首先分析一下2020年一季度,我們曾覺得2019年是自己經歷過的百年中變化最大的一年,沒想到2020年每天更在“活久見”,很多事情的戲劇化比2019年要刺激得多。從這張圖來看,財政收入的下滑,一季度的數據非常慘烈。GDP、一般公共預算收入和支出(增速)都成了負值。

其實,環保圈受疫情影響相對最小。雖然我們不能和有收益的行業相比,如網上直播;但是對比影視、酒店業、餐飲,環保行業還算相對樂觀。到六月末,相信很多環保企業的業績經過這兩三個月的奮戰,收益上能夠與去年同期相差無幾。

image.png

我們再看在一季度經濟下滑影響下水務上市公司的財務情況,總體來看,水務行業第一季度的報表是很難看的。但是對比前面一張圖第一季度財政數據的下滑,包括對比2018年年底,今年並不是最糟糕的狀況。如果再過一段時間,在6月底看這些數據,可能各家環保水務上市公司的業績相對還是不錯的。這個背後原因之一是;基建的拉動作為補充經濟的一個重要手段,使環保業務在疫情期間並沒有減少,甚至提高了;第二是即便面對外部衝擊和內部經濟下滑,中央對生態文明建設要求沒有降低。(相關閲讀請點擊:金海年:中國經濟展望,千年大變局)

二、水務PPP、特許經營、EPCO和專項債

image.png

但我們還是面臨很多困難。左圖顯示,水務PPP含特許經營項目(這是比較容易觀測到的商業機會,尤其是對於我們的A方陣)。2020年一季度,因為受疫情影響有一個多月的鎖定期,即便如此,2020年第一季度的總量跟2019年基本持平甚至略有提升。但是可以看到,在PPP被管制的情況下,有32%的特許經營項目不在PPP庫裏,存在着不合規的風險(右上圖)。這與財政空間、入庫的繁瑣以及特許經營本身的優勢(依然能夠融資落地)都有關係。從不在庫和在庫的項目比例看,中部省份不在庫的比例最高(右下圖)。

image.png

由左圖可以看出,由於純政府付費的PPP項目被進一步壓制,2020年第一季度PPP項目比例有所減少。這個對於A方陣聯合央企拿一些項目還是有壓力的。此消彼漲,2020年第一季度EPCO的項目在水環境項目(包括水環境PPP和EPCO兩種模式)中的佔比大幅提高。昨天首創(相關閲讀請點擊:首創股份楊斌:以創新跨越產業週期  應對產業新變局)、北控都提到,2020年在督察的時間壓力下,政府至少是能騰出一些資金做這件事,但更多的選擇EPCO模式。當然EPCO也要墊兩三年的錢,所以往往也離不開建築類央企的支持。但是北控、首創這樣的專業公司可以通過聯合體的方式,總牽頭來負責項目的規劃和設計,包括後期的維護,比在PFI裏的比較優勢更大一些。

image.png

關於PPP項目數量減少的情況,在全國PPP綜合信息平台項目管理庫 2020年3月報中有所體現。數據顯示,財承的空間消耗非常明顯,截至2020年3月底,財承超過10%的行政區佔比1%,財承在7%—10%的行政區佔比26%,而財承超過5%的時候已經不能發起新的純政府付費項目了。

再看右上圖,在去年財金10號文《財政部關於推進政府和社會資本合作規範發展的實施意見》的壓力下,純政府付費項目類型這兩年持續大幅壓縮。右下圖顯示,2019年和2020年第一季度的純政府付費項目投資額淨增是負的。可行性缺口補貼投資額增量大幅上升,之於環保類,地方政府往往是將污水處理廠捆綁到河道治理及類似方式來加工PFI類項目,以獲取財承空間在5%以上的部分。2014年以來三種付費機制的佔比中,可行性缺口補貼的佔比最大為67%(右上圖),並且在2019年和2020年第一季度都有較大幅度的提升(右下圖)。

image.png

1234567...9

編輯:趙凡

  • 微信
  • QQ
  • 騰訊微博
  • 新浪微博

網友評論 人蔘與 | 條評論

Copyright © 2000-2020 //092136.yleat.xyz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國水網 版權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