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專欄 > 正文

看上去很美:2020年28家環保公司IPO成功

時間: 2020-12-30 10:54

來源: 綠茵陳

作者: 全新麗

今年4月份,有感於科創板開啓給行業帶來的一縷微風,我寫了《環境產業與資本市場的十年愛恨》。

其中提到,“2020年,剛到4月份,已經有5家環境企業上市,其中三家科創板,一家中小板,一家主板。除了主板上市的三峯環境是國企,其他四家都是民企。今年也將是環境企業上市的 一個‘大年’”?”

前天看到環保圈公眾號的一篇文章説:根據《環保圈》不完全統計,截止12月14日,今年上市過會的環保企業已高達28家,成為環保企業上市IPO的“大年”。

果然是不折不扣的“大年”,10年來沒有過的景象:14家掛牌上市,還有14家已核准過會。

去年一共有10家環保公司上市,其中還有4家港股,A股只有6家。今年A股一下子就28家,這當中包括幾經波折的環保名企金達萊、北京建工修復。

陽光普照的一年

相比很多互聯網企業,上市對環保行業企業來説更重要。拋開其他因素,單就募資難易程度、估值等來比較,環保企業太不容易了。

很多互聯網企業、尤其是大塊頭的獨角獸為什麼一再宣稱不着急上市?不少是因為他們估摸着以其現有的狀態,跑去IPO的估值可能會低於最近一輪私募股權融資的估值。那樣就徹底人設崩塌了。

所以他們一定要結合市場佔有率的變化、營收、業績和用户規模增速、業績拐點等因素,挑個他們認為最靚的時點、打扮得漂漂亮亮再啓動IPO。

環保企業就有點拖不起、等不起,早上市好處多多。

今年對於要上市的環保企業來説,是陽光普照的一年,這陽光來自A股市場,照的不光是環保領域。

以A股市場來看,2020年前8個月IPO公司數量已經超過了2019年全年。僅是8月份,就有63家公司在A股市場完成IPO。2020年前8個月,A股有227家公司完成IPO,而2019年,僅有203家公司完成IPO。

一個重要原因是,2019年6月科創板開板,2020年6月創業板試點註冊制改革。

6月12日,證監會發布了《創業板首次公開發行股票註冊管理辦法(試行)》、《創業板上市公司證券發行註冊管理辦法(試行)》《創業板上市公司持續監管辦法(試行)》和《證券發行上市保薦業務管理辦法》,自公佈之日起施行。

與此同時,證監會、深交所、中國結算、證券業協會等發佈了相關配套規則。宣告證監會創業板改革和註冊制試點開始。

安永發布的數據顯示,上交所IPO數量與籌資額在全球資本市場奪得雙料冠軍。

按照目前科創板和創業板上市條件,企業只要沒硬傷就都能上。

根據《今年過會上市28家!深挖環企集體IPO背後》一文,“8家淨利潤約在4千萬-1億元之間,淨利潤最低的是武漢路德環境公司,2019年實現歸母淨利潤4406萬元,加上2018年淨利潤1829萬元,剛過了科創板規定累計淨利潤不低於5千萬的上會門檻。”

所以,明年環保領域估計還會有一批符合條件的公司上市。

E20水網固廢網公眾號文章《“膜”力全開,從“鳳毛麟角”到“羣‘膜’起舞”》一文中説:嘉戎技術、開創環保、海普潤等膜技術企業在為衝擊IPO積極準備着。

上市不是終點

許多公司説上市不是終點,確實不是。

現在已上市的環保公司,除了國企,大部分企業的市值在60億以下。

至少目前,在中國,上市平台還是稀缺的,還是上市環保企業的獨特優勢,但不能做大,這反映了環保民營企業在成長過程中確實面臨着瓶頸。

客觀講,能夠在A股上市的環保民營企業老闆,無疑是人中龍鳳,在環保行業,在其地域內都屬於非常傑出的人物,他們有着成功企業家所具備的一些共同特質,值得我們所有人尊敬。但為什麼其中大部分都沒辦法進一步飛躍和突破市值的瓶頸呢?

環保行業的發展階段和競爭格局大相徑庭,客觀條件不可一概而論。但結合老闆個人的風格、氣質和行事方式,也會有所啓示。

比較制約民營企業發展的一些老闆個人特質有這些:

本身就不想搞那麼大,所謂雄心壯志不夠。

有些老闆可能是本細分行業的冠軍,上市後生活安逸,呆在舒適區內不願意出來,沒有做大的雄心和抱負。

也有的老闆志不在此,覺得上市就是一種責任,以後就去做自己喜歡做的事情去了。這種屬於價值觀的差異,他們不覺得一定要做大,所以無可厚非。

想搞大,但沒有高水平人才追隨。

有些老闆對他人不信任,其他高管淪為跑腿辦事的執行角色,沒有任何發言決策權。有些則對錢財和利益比較愛惜,不肯在人才上過多花費。這兩點都有或者只有一點的結果都是很難吸引到一流人才、並容易流失人才。

眼光和學習能力。

在環保領域探索和擴張,在朦朧的前進路上找到正確方向,這有賴於老闆如何正確理解這個快速變化的世界、快速學習的能力、開放包容的心胸和果敢決斷的眼光。固步自封不行,不學不思不行,剛愎自用不行,謀而無斷也不行。

有些老闆喜歡和各領域精英交流、也愛接受新事物,經常參加各行各業活動,但幾年下來,聽來一肚子八卦和天文地理知識,也沒找準如何結合自身實際切入新的產業發展方向。

合作共贏意識。

在很多場合,工作執行團隊可以盡職盡責錙銖必較、談判爭取合理的商業利益,但那是“術”;老闆自己則需要看準“道”,保持頭腦清醒,判斷大勢和方向,不過多陷入是否公平分配的泥潭,更多地看長線結果和遠期價值,否則無法有長期利益。

長袖善舞意識。

環保民企相比國企,執行力一般都不會差。但也並非所有民企老闆都長袖善舞,有些老闆性格內向,不願意去運作和鞏固各方面的利益關係,也不願通過人才和組織建設去彌補這塊短板,寧可在家鑽研技術,也不出門半步,要開拓進取、乾點新事情,自然艱難。

我本無資格評價人家,權且作為一個商業觀察者的視角吧。

滾滾長江東逝水,浪花淘盡英雄。願環保行業的英雄們在新時代繼續搶得自己的潮頭。

編輯:李丹

  • 微信
  • QQ
  • 騰訊微博
  • 新浪微博

網友評論 人蔘與 | 條評論

Copyright © 2000-2020 //092136.yleat.xyz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國水網 版權所有